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應該知道,眼前所見不一定等於事實。

你眼底映出的光影有著絕對青綠的葉子好像是用單色油彩畫出的風景,強烈地訴說時間已經來到不一樣的季節,而在綠葉之前我淡淡的身影,淡入了眸裡那池深邃的湖水,暈染開來的那段回憶,漸漸模糊了你我真實的存在。

然後,距離越來越遠,看著理論上應該是會共享一片天空。

記得小時候到了花市都會看到有人在畫油畫,一步一步斑斑點點的油彩,不知不覺就變成一幅美麗的風景。或許你知道倒映湖水的景色是如何畫出來的? 畫家先將湖邊的風景完成,接著將岸邊運用的色彩點在相對位置的湖面上,然後,像漆油漆的刷子一揮,原本不成畫面的點點油彩變成湖面上搖晃的美景。

過去的記憶就是湖面上不存在的優雅,即使看起來像是認真一筆一劃描繪出來的其實只是一點一點油彩遊戲看畫人的眼睛,記憶看似真正存在刻骨銘心,卻是手一碰就擴散消失的虛幻,也許在平靜過後你又看見相同的畫面浮現心湖,但一次又一次你發現永遠再觸摸不到倒映在湖面那魂牽夢縈的臉龐。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直喜歡著這句。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這樣長久、默默的等待,很困難。
等你回首那一天。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還在守候。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繼續往前走,並不代表已經忘記了過去。


只是不得不前進罷了。


再愛了新的人,並不代表已經遺忘了那個人。


愛情與生活都不是是非題,選了這個就不是那個。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看電視看到吳淡如受訪問,她說,她覺得她做過最聰明的選擇,就是沒有為愛情犧牲過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當主持人在問說,那有短暫的犧牲過嗎? 就暫時沒有一段時間? 她想想以後很得意的說,幾乎沒有耶。然後主持人們露出了羨慕和佩服的表情。

其實我們很多人都一樣,常常在看別人的愛情怎麼進展,從那些故事的成功與失敗來揣摩愛情的技巧,藉此來印證自己的理念或選擇是否”正確”。

以前的我,想要做的就是獨立自主不會為愛情哭哭啼啼神昏顛倒,也不太瞧得起這樣的女生,覺得真正的愛情裡面真正的喜歡便是要尊重那個人,讓那個人飛、自由,而彼此還能夠在對方倦了的時候無條件提供溫暖的歸宿,兩個人互相信任關懷。

現在的我,愛情在生活中的份量漸漸加重,開始的時候很不習慣,因為自己逐漸習慣依賴,越來越無法一個人快樂、亂晃。但後來也逐漸了解,其實愛情的存在就是靠彼此的妥協、彼此為了對方小小修正自己堅持的地方,然後才能一直走下去。

記得侯文詠親愛的老婆(應該是這本吧)裡面提到在還沒結婚之前,他老婆曾經打算出國唸書,這時的侯文詠很掙扎,理智的他覺得應該要讓女友出國去增長自己的知識、可是感性的他也了解女朋友的這一去很可能兩個人就再也不會牽著手了。這時候他不知道去問了誰的意見(我忘了…),過一兩天找了女朋友來,兩個人坐下好好談。他對女朋友說:「如果你真的決定出國,我要跟你說,我不會等你。」這個未來的老婆很驚訝,「你現在是在威脅我嗎?」然後說了一些出國是為了要追求知識,不想因為愛情犧牲掉這樣的機會。後來說了些什麼其實我也記不太清楚,反正後來侯文詠親愛的老婆是沒有出國的了。在結婚很多年以後,侯文詠想起這樣事情,就問了他老婆說,如果她當時出國了,她覺得兩個人現在還在一起嗎? 老婆認真的響了想,回答:「我想不會,一定不會。」

這一段讀起來很感人,怕自己描述了反而壞了那樣的感動(笑)。只是想說,大部分現代的女生,經濟獨立、學歷豐富,這其中許多人都不理睬為了愛情犧牲自我成長進修的機會。

不過,我覺得一段愛情要開始、甚至要維持其實都不是這麼困難的事情,尤其是開始的這個階段,可能是氣氛、朋友起鬨、外表、金錢、簡單的感覺或只是一個眼神都能夠讓人開始一段愛戀,較為成熟有經驗的成人要維持快樂、尊重的感情也不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但在遇到一個真心為了你的微笑而開心、讓你感覺溫暖自在的人這樣的機會是多麼渺小,為了這樣的幸福,改變了自己人生的計畫有時候也不是可惜的事情。

愛情的選擇,不是很絕對,也不是可以從別人的故事得到簡單答案的事情。

或許端看個人重視的價值觀吧,我想也跟一個人碰到對的人的運氣有關係…。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管我們是不是真心地把對方當朋友,結果還是會一樣吧。

畢竟因為距離遙遠、生活圈的不同,即使想要關心也會覺得沒有可以插入的點,然後默默看這畫面光點的閃耀,然後再默默關上了視窗。

某一方面來講,那是我憧憬的生活,流行、時尚、藝術、活動、人文,一項項彷彿可以讓人身旁流動的空氣也高貴了起來,語氣中自然流露出了一股驕傲,然後旁人就像個鄉巴佬一樣無法了解那樣的思維與世界。

其實是我自己個性缺陷使然,沒有一定程度的關懷總是讓我無法肯定自己擁有的關係到底是如何。當然也有許久相見後發現默契依舊的欣喜,但這樣的快樂總是在幾天後就消失迅速,只是"記得"了這樣的感受,卻不再有這樣感覺。

有一些事情,不太會因為心裡想的是好的就有美麗的結局。

結果,還是......。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概是不太適合擁有吧,幸福。



越接近越是惶恐。

越完整越是逃離。

以為這樣的美好不會屬於自己,於是在被放棄之前先轉身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家都說,失去了才會懂得珍惜。

而我覺得,這是在又見面之後,才會知道的事情。

在清楚見到他的輪廓、看著他眼底瀲起的光影、聽著真切的聲音,才會知道究竟在思念的濃霧背後,情感真實的分量。

時間的浪潮洗去了沉積的風沙,戀愛是留在沙灘的美麗貝殼? 還是其實戀愛只是那些風沙,吹來了心中留下了份量,卻不知道哪天會被洗的一乾二淨?

再見面,才知道那些強烈的依戀只是孤單太久以後浪漫化的故事。看著你的眼睛沒有一絲悸動,我問自己過去日子美麗的辭句是否只是強說愁。

從此之後,我們才真的是朋友。

大家都說,失去了才會懂得珍惜。

那麼,失而復得了才會懂得放下吧。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一段感情只剩下賭氣,應該很可悲吧?

但若不是在乎,又何必賭氣?
可是如果在乎,又為什麼要傷害彼此的感情?

人與人之間,總有太多難以拿捏。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載

 從PTT看來的好文章。 

現代學生的通病,大家習慣於考試,以考試當作學習的標準,於是想法越來越狹窄。
這篇真的會引人深思。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打從心底不想長大、不喜歡謊言、不喜歡我熟悉的人其實還有另一個面貌,當慢慢長大成人恍然了解這個世界,我有點水土不服。

熟悉的人在另外的生活有另一個名字,在他們高高興興談著共通的話題的時候,不安的情緒偷偷的淹沒了我。再怎樣親密,終究無法融為一體、終究是兩個個體,當我的幼稚贏過我的理性那短短的時間裡,都會希望那麼一切就都不要了吧,既然不能真的擁有就丟掉吧,如此這般。


可是見鬼的是我還是會長大、也學會了說謊、同時也擁有了好幾個世界兼了好幾個面貌,或許這是另種形式的自甘墮落,明白無法逃離這個世界的掌握因此一同沉淪,而隱隱約約升起了報復的快感。

人性的深處有股犯賤,過去受過的傷害不自覺地會成為腦中最深層的記憶,就像動物會有的生理反應一樣,然後在未來即使已經自由以後還是不斷束縛著靈魂,甚至將一樣的戲碼搬到別人的生命中上演,當然,同時也是自己生命中不願回顧畫面的再輪迴。

於是我看著玻璃缸中遊來游去的魚,忽然羨慕起他們被禁錮的生活,寧願用自由與想像換取一日復一日的單調,只為了得到簡單不需思考煩惱。有時候魚不怎麼游動,我想他們也無聊吧,喜歡聽溫柔且寵我的聲音低低地訴說故事,這一些魚他們在上幼稚園、這一些在上小學喔、那些亂跑的是壞小孩他們翹課了……,這樣簡簡單單的生活其實就是我最最大的渴望。

人性本質為矛盾。越是有錢的人,越是希望能夠回歸自然、回歸簡單樸實,因此想住在深山野嶺貼近自然,但卻用人類的力量花大錢打造出高級美麗廣闊安全的別墅堡壘。在所謂的第一世界,我們竟然要用越來越多的金錢換取我們原本可以簡單擁有的天空、陽光、微風與綠草,想來真是荒謬至極的事情。

因此貧窮的人失去了悠閒的自由,為了錢、為了”更好的生活品質”庸庸碌碌,許多人忘記了珍惜身旁一起入睡的人錯過了孩子的成長期,看到有錢人奢侈的方式因而”見賢思齊”永遠覺得自己擁有太少,孩子也就認為自己的玩具比別人糟衣服不漂亮竟然不是名牌。陷入的惡性循環。

管不住時間,狼狽地被拖到了今天,悲傷的已經不是失去了單純,而是習慣了狡猾與偽裝。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ttp://blog.yam.com/blackwhite0802/trackback/8935163

在某個夏季、某個依然青澀狂放的青春,在兩個人之間相連的路硬是走的曲曲折折,走了很遠很高之後才明白,原來兩個人之間距離如此相近。

再翻開稚氣筆跡的一頁頁,我以為我多了解了一些愛情,我以為。 說起來,世紀末倒也沒什麼不好,大家一起走到了終點,哪裡還有貧富貴賤的分別,哪裡還有什麼愛與恨。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故鄉說穿了,也不過就是有留戀的人所在的地方。

沒有掛心的人在,故鄉也會像異鄉。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前上一個幹細胞的課,看到一個值得深思的案例。



眾所皆知,幹細胞現在是被醫學界、甚至大眾深申抱以期待的新科技,大家都希望經由幹細胞的發展可以讓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不用再等待僧多粥少的器官、可以讓神經受到損傷的病人再次移動四肢......等等,在台灣幹細胞更是被一些臍帶血銀行廣告弄得好像靈丹一樣(但是就我所知,台灣目前臍帶血銀行只有保存功能、沒什麼真正能夠應用的技術),但台灣的臍帶血銀行密度卻是全世界第一呢。

有一個韓國的婦女,她因為脊椎損傷所以下半身不能站、連動都沒有辦法,也沒有知覺。於是有位外科醫生嚐試了幹細胞移植,很神奇也很幸運的成功了,這個病患腿部漸漸的有了知覺,甚至跟醫院一起召開了記者會,在記者會上以拐杖站立(原本連這樣的動作也做不到)。但是,沒過多久,這位病患又不能站了。 沒錯,她的神經是修復了,但是因為肌肉細胞已經萎縮,而她萎縮的肌肉細胞復原速度遠遠跟不上神經細胞的復元,而萎縮的肌肉擠壓著她的神經,讓她痛不欲生。

她不是不能站,她現在是痛的站不起來。
現在醫學界依然注意著這位病患,因為她是少數幹細胞移植成功的病例,也因為她的關係,引起了新的討論。

以手術來看,醫生的確成功了,因為病人的神經細胞修復成功;可是,現在這個病人幸福嗎? 她的痛,是已經連打麻藥都已經沒辦法忍受的了,當記者回問她對這個手術的想法,她說:我後悔死了。

http://www.wretch.cc/blog/myotubular "強悍弱女子 曾晴的家"
這個網誌,是一個小小的強悍弱女子-曾晴的網誌,現在已經兩歲,她得了肌小管病變,是一種先天性的肌肉病變,因此出生以來就已經進進出出加護病房七次、也到鬼門關走了好幾回,這個小女生爸爸媽媽曾經上過"每人晚點名"(好節目,不灑狗血,真正以人情去感動人),或許不少人有印象吧。

每次看到生嚴重疾病小孩的父母,都覺得很了不起、也很難過,當爸爸媽媽最深的願望不就是看自己小孩健健康康的長大而已,而他們連這樣微小的願望都無法實現。曾晴的父母應該為了她留了很多很多的眼淚吧,在一次急救之後,她爸爸媽媽將她接回家,想說上帝如果真的要接曾晴走了,那他們也就不要讓她再繼續受苦,幸運的,曾晴回家後一天一天好轉,目前似乎還滿穩定的,希望她的病情可以穩定下來:)

看到關於那次急救,這對夫妻對於要可能要放棄的決定,寫的很淡,但是為人父母,說要放棄自己小孩的生命真的很困難吧? 究竟是要在努力看看、還是不要再讓小孩受苦?

以前辯論打過一個題目,是有關支持安樂死的議題,我有時碰到相關的新聞都會再想。
我是支持安樂死的,認為現在的醫療已經用"人為"的努力盡力的延長了病患的生命、提升病患的生活品質,但是如果在連病患痛苦不堪已經沒有"生活品質"可以談的時候、且醫生也束手無策的時候,為什麼不可以讓病人選擇?

醫學很困難,那些病阿藥阿診斷都很難。
醫學的道德、是非對錯可能更困難,究竟,什麼時候該堅持? 什麼時候該放棄?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誰沒有秘密藏心底? 你有,我也有,所以我不喜歡打探別人不想說的話,不管這樣的傳達是經由別人直接的言語或是不小心洩漏的肢體語言。

然而,有時還是會有股生氣的感覺流竄。
當我明明已經知道是什麼事情,我眼前的人開朗地、看似毫無心機的跟我玩笑,告訴我沒有這個事情阿、沒有這個人阿的時候。

默默的感覺悲哀,也默默的對人可以若無其事說謊的本事感到厭惡。

從以前就這樣子,這一群人,心機大概是我們這個國度的遊戲吧。親密的一群、有一個秘密,你告訴他、他告訴我、然後在我眼前演著毫不知情的戲碼。有時候,諜對諜,真的暗潮洶湧,爆發的大浪打傷了之間的關係,而我愣愣地回想之前微笑原來是虛假。

大概是我不值得信任吧。

對話著的這個人,開朗風趣是大家的開心果,不過我從來都沒有了解過他,從來都沒有,一直都被微笑檔在門外。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越接近現實,好像越多該做的事情都只能苦中作樂,因為不得不做所以才去做。
一直不開心也不是辦法,所以就將討厭的事情拿來當作笑話、所以就把少少的快樂誇大大聲的笑出淚來。

可以心甘情願做該做的事情而且樂在其中,把這樣的事情當作職業,是我覺得這個極度無奈忙碌的都會生活中,幸福的事情。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首歌,真的好喜歡好喜歡,那樣的旋律與歌詞。

有時候,也讓我想起了一個人。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夏天蠢蠢欲動的氛圍,叫醒蟄伏許久我的靈魂。

彷彿過去這些日子的體驗都只是夢一場,逐漸悶熱窒息靜止的空氣反而清醒我的腦袋,終於睜開眼睛有了焦點看世界。夏天是我自己的新年,過了一個新的夏季我才會長了一歲,過去一年的事情才會被逐漸蕭瑟的秋風吹遠遠告訴自己那是過去的事情。

迷惑我,無所不在升高燥熱的情緒,夜裡睡眠中出現的畫面都像進入艾莉絲夢遊仙境一樣不可思議,而夢中的自己又是如此平靜,在不同的場景間體驗。一直碎碎低語的男人是誰? 是不是我將在現實生活中與他錯身而過?

乾裂的大地不見一絲生機,龜裂的泥土嘶吼些什麼或許我聽得見,轟然一聲雷下起滂沱大雨突然間滿地都是綠意,你一定看過這個畫面,這就是我接近夏天心土上的場景。

小小的房間心愛的人正在深深的睡眠,而我靜靜聽著喀拉喀啦已經收起來好久風扇的聲響,閉起眼想像我回到小學午休的教室,討厭睡覺的我怕被罵還是閉起眼睛假寐著,假寐著,如同現在的我時常必須虛情假意著。熟悉的年輕嗓音奮力在抵抗些什麼,歌聲裡好像有夢想希望,可最後我們還是長大過去的夢想好像祇是諷刺。

熱情的夏日夜晚能不能將那段已經冷卻結冰的關係解凍重頭再來? 那個讓人微微流著汗在頂樓陽台撥著吉他唱著歌的畫面不知道還有沒有浮上你的心頭、幽暗小徑落後人群偷偷牽起的雙手這樣的溫度你是否還能感受到? 一年過一年終究會滄海桑田,直到我們都已經再也數不出是多少個年頭,到了那個時候或許什麼都不復記憶,連懷念惋惜也會消失,這樣才是最完美適合你我的結局。

又到了一個夏,又到了一個作夢的季節,心中嘈雜的言語,是不是……?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