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_香格里拉2008_5_20_843

余光中 滿月下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
  單純地只是想逃避。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我的人生中,當我「感覺到」最為合群並尋求知心好友的時候,我找不到任何接受者,因此在我最孤單時正是我最不想要孤單的時候。

而從我決定寧願孤單一人,不要任何人跟我訴說他們的問題的那一刻起,每一個我生平連見都沒見過的人,都開始追著我跟我說那些我已經決定最好不要去聽的事情。

我在心裡認定我是個獨行俠之際,也正是我得到一群你可稱之為「追隨者」的時候。

一旦你停止欲求某個東西,你就會得到它。我覺得這真是絕對不變的真理。
                                                                                           ---Andy Warhol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wait.jpg


純回憶暗黑文章
突然想要說說,很長很沒重點
,慎入
不太清楚這個網誌到底給過了誰,但是如果是高中社團朋友,建議跳過這兩篇。



「你的初衷只不過是想讓東西更對更好

你對得起自己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按照約定愛你」


──聶永真




在懶人那裡看到這一句,不管看到幾次都是一樣令我感觸很深。
昨晚突然明白為什麼會這樣讓心頭縈繞著這句話,原來我一直都是用這樣的態度去面對事情的。不管其他人,很多事情只是依著自己的信念去做,自己決定的事情自己承擔結果,那些情緒就讓他落在後頭,不是真的看開,但不選擇被他們影響。


因此想到很久遠、已經不太會被想起的事情。


高中的時候加入了那個社團,付出了現在看起來真是驚人的時間與精神,說是假日跟寒暑假都砸在裡頭非常貼切。年輕受過的苦大多都不算真苦,但至少對那時青澀的自己的確是很深刻。因為有那麼多的心機、那麼大的壓力,同儕之間的感情特別的好,如果沒有同伴的支持、不能夠一起發洩對學長姐的怨念,大概很難支持下去。 戰鬥出來的情誼特別堅固。


 


後來和他在一起。對這個保守又固執的社團來說,大概是很叛逆。雖然不敢告訴社團裡的人,但老實說我也沒有想要瞞到底,留些蛛絲馬跡讓他們發現。於是某天他們留下了他,逼問出了個答案。 表面激起了一點浪花,更多的是暗濤洶湧。 好友對這件事情反應非常激烈,她一直都是個單純直腸子的人,因此我覺得需要接受他那些情緒(雖然我從不認為自己的事情需要跟好友一一告白坦承,但我理解這是大部分人所接受的好朋友定義)。 在暑假全國比賽前的準備階段越來越累,她也越來越不留情面。有一天下午跟他談話,我也生氣了,覺得直接來罵我然後吵一下溝通,都比她在大家面前冷嘲熱諷好很多,我覺得不需要再用熱臉貼冷屁股了。 結果稍晚她就來跟我和好,我真的當她是好朋友,當然是爽快接受。(說起來到底為什麼轉變這麼快,一直忘記問他。)


 


一切風波看似平息了。
比賽來臨。


 


那場比賽算是很特別,不管是從哪方面來看。
上場的是我、直屬學姐、和他。
比賽有點危險的贏了,我知道自己表現不好,幸好是學姐學長掌握局面。
接下來的比賽反而印象都很模糊,應該都是順利的打上去,一直到最後一場冠亞決賽才有了印象。


比賽結果出爐,全國冠軍。
但對於其他學校得到冠軍會有的反應,我們相對得很平靜,最初幾分鐘的激情過後就淡然接受。
因為我們付出了這麼多的時間精力淚水,被罵了這麼多,得到冠軍反而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領獎過後大家疲憊不已,到了台中就各自回家,也沒有任何慶功。 贏了是應該,輸了就完蛋,我想那是我當時的感想吧。


 


接下來,出乎意料。


休息不到一個禮拜,又要開始八月另一場全國比賽的準備,而且全部由我們這屆上場。
一日下午,我接到同屆的電話,她在電話那頭問說有沒有空,要討論事情所以需要集合一下。  我聽得出她聲音裡有種故作鎮定的假裝,但是我當時沒想太多,反而沾沾自喜自己因為補習逃過一劫,準備初期的工作總是特別乏味討人厭。


第二天來學校,才經由他的口中知道昨天下午發生了什麼事。
我想最適當的名詞是「批鬥」。


上上屆的學長、學姐、我同屆的同伴全都到場了。
學長一到之後,就開始一個人一個人講自己壓抑很久的。


他們說,
你們因為兒女私情差點讓我們第一場比賽輸了;
你因為跟她在一起都不重視我們了;
你們...;
你....;
她......。


批鬥大會熱熱鬧鬧持續了不久,眼淚謾罵諷刺當然是不可缺少。
直到今日我還是很佩服他的修養,如果是我一定當場就跟大家翻臉,即使我曾經在這裡付出這麼多即使我這麼重視他們。


很傻地到那個下午,才看清楚了先前的平靜笑容的虛偽。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ait.jpg


老實說打到這裡,我開始覺得這種事情真的有必要再拿出來說嗎...。
不過要有始有終嘛。


他們決定那個下午批鬥,大概也是討論過了的。
因為接下來就是一兩個禮拜的暑假,正式的準備要跟暑期輔導一起開始。
震驚歸震驚,那天下午後倒是沒有人跟我說什麼,連面都沒有見到。


暑輔的第一天,正式準備比賽的第一天,我的生日。
在那天之前我思考了很久,想,這樣子繼續還有辦法繼續留著嗎? 我們還是朋友嗎? 諸如此類的問題。


 


然後我下了決定。
過去一年裡,自己真的付出很多在這個社團。 不願自己的努力,因為別人的閒言閒語就要劃上休止符,我投入了一個新的領域,希望自己也能夠在這個領域在高中這個時期待到結束。 因為這樣不明不白不甚理性的指控要我放棄,不甘心。


然後我想起她們。 不願相信我們曾經一起經歷過得,她們都不在意。 也不相信原來我們不是朋友。 那時我想,他們也許對這件事情還是不諒解,但還是想要我這個朋友的。


所以暑輔前一晚我寫了一封信,打算在大家對我也開起批鬥大會時交給他們。 因為我知道自己沒辦法在那個場合理智地好好說話。 如果他們真的對我也來同一招,那麼我就會離開,不再留戀。 但是,如果他們當作沒有事情發生,甚至道歉,那我也會全部接受,因為我如此看重過過去的付出和戰友之間的情份。


 


那天下午,到了預定集合的教室。
每個人都輕鬆自若,笑著跟我打了招呼,一邊進行手頭的工作。
接下來還小小地幫我慶祝了生日,送我了一些小東西。


於是我也遵守對自己的約定。
從來也沒有再跟她們提起、問起相關的事情。
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兩三年後,有一天在那個下午打電話問我能不能過去討論一下的同屆敲了我msn。 她很慎重的跟我道歉,我眼淚就很不爭氣地落下,我高中全部的淚水也都是給了社團。 從沒有預期會聽到道歉,很驚訝。 在驚訝過後,跟她說我並沒有介意這件事情,要不然也不會繼續跟大家當朋友。  她說她知道,也是因為都還是朋友,她才覺得有必要跟我對不起。  這是那件事情唯一的後續。


 


從頭到尾,我也只是求對得起自己。其他人的態度我管不著也不想管。
他們的指控當時也真的讓我氣憤,因為我知道自己對因感情影響正事的人有多輕視,也知道自己並沒有因此影響了比賽什麼。 自己實力不好被指責是應該,但其他的指控就屬多餘。 硬要說的話,也只能說是我對直屬學姐的害怕跟不滿讓我們身為隊友間的溝通太過稀少。但這些話當時不能說。


 


一直希望,自己能夠無愧於自己。
能夠接受自己選擇過後得到的遺憾。 想得到的就付出努力去要。
但是自己卻越變越軟弱。
想起往事,懷念起當時說一不二果決的自己。


 


別人有沒有按照約定愛妳沒有關係,
重點是,自己要完成自己想要追求的夢想,過自己想要的人生。
不要忘了自己的初衷。


 


「你的初衷只不過是想讓東西更對更好

你對得起自己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按照約定愛你」


──聶永真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一夜,迷迷糊糊從夢中醒來。

夢裡的我嚎啕大哭,毫無顧忌地讓淚奔流。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更常想起來那個遙遠許久不見的人。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看小說一樣看待人生。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飛翔.jpg



在遠方默默祝福。


幫妳祈禱,木房子隔壁住個是像貓一樣無聲無息外加自閉內向的安靜人類。


 


三個人都加油。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