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路過的人,
如果你不知道為什麼反對服貿,或是你覺得開放貿易對台灣經濟是好的,
請你看看這兩篇:

對不起,不再袖手旁觀了--一位企業主眼中的服貿

作為香港人,只想說香港的事

一個心灰意冷的香港人

這兩天氣氛很緊繃,雖然沒去卻都睡不著...,
這篇紀錄一些瑣碎的想法跟我覺得好的文章。

這次若人民輸了,
等同於告訴政客告訴執政黨(們),
除了他們當從總統到立法委員到民意代表做出的一切荒唐事人民都沒辦法只能買單以外,
現在連一個重要法案你都可以自己偷偷來只要最後有假裝合法做樣子在廁所三十秒宣讀就可以了...

這一篇是我在不同時間的一些瑣碎的感想跟看法。
不是反對跟大陸有生意往來,而是反對"黑箱作業的手法跟服貿內容"

 

0401

 

訴求其實從頭到尾都沒有變: 不想也不能要現在這個黑箱版本的服貿
沒有人說過都不能跟大陸交易,也沒有人不要國際化,也沒有人不要競爭,
只是基於台灣與大陸糾結的歷史政治經濟,
跟這樣不懷好意的國家簽署貿易合約要更加謹慎小心。

 

有些媒體悄悄地在抹黑,政府更是不遺餘力地模糊焦點,
不管是好玩好笑或是吵鬧搞笑(例如白狼)都只是逃避討論重點,
感覺就是讓大家對這個議題厭煩的招數而已。

 

還是回歸討論服貿本身吧。

 

我自己對服貿的看法:

最近看到說認為很多人搞不清是"反黑箱,要求逐條審議"不是"反服貿"本身,不過追根究底,就是覺得服貿內容有不少問題才會要求逐條審呀(關於逐條審能夠發揮多少作用是另外一回事... )。

                                                                                                                   (就是說,我認為服貿內容有問題整個內容要再議,要跟大陸做更多生意,可以,但不能這樣子)

對我自己來說,我認為是條文內容規範曖昧,且包括太多認為不適開放給大陸的產業,還有不平等的開放;
再來是簽署國敏感,這根本不只是經濟層面問題而已,如果是歐美日願意來搞不好大家還很歡迎。
                                                                        (我想說的是,外商公司歡迎,但一樣,即使沒有跟大陸這樣敏感的政治關係,有深遠不良影響的一樣不可輕易接受)
最後,就純粹是不想台灣各行業被大陸人擠爆感覺黑心混亂。
等台灣人都拿著他們發的薪水,哪天被以商逼政,哪裡有立場發表意見。

 

當然台灣自己內部很多問題,

當然除服貿之外早已慢慢被制約同化,

當然即使擋了這次服貿也擋不了利益薰心的政商,

可是,

這不代表大家就應該隨便服貿通過,以前相關條文大家不關心,在實施條文(服貿)這一關努力也好。

 ------

有朋友覺得已經通過一讀了還有什麼辦法,
我對這樣的想法很驚訝,
一切程序的不合法,到那樣倉促粗暴的假宣讀通過,就因為最後有用麥克風說了通過,你就乖乖認命買單了!??(really!!?) 
未免也太乖巧了吧!

在網路上看野百合學運,在那個政治高壓民主剛萌芽的年代,最高層級的國民大會通過的法案,也不是因為有人站出來才改變的嗎。

當然,這幾十年我們已經失望了太多太多次,從陳水扁時代到現在,人民遊行示威憤怒了多少次,起的作用...很小,

但是,即使一次次失望,還是要在一次次不公不義的事情站出來。

 

 

 

 

從野百合學運看今日 (我自己亂下標題的)

吳明益

摘記重點:

1. 「經過這幾天的沉澱,各位可以發現,很多「第一手訊息」都是可怕的錯誤。比方說陳文茜傳遞的學生「搬走機密及院長資料,毀掉機電系統」是錯的,九把刀傳遞的「鎮暴警察撕掉臂章」是錯誤的(鎮暴裝本就無臂章),這兩個相反的激烈訊息藉由意見領袖在第一時間傳遞出來,就可能在不成熟的社會引起第二波的衝突。」

這種錯誤訊息傳遞的可怕,除了引起民眾的激憤(不管是支持或反對),對於認真想要反服貿的更是不利,因為就有藉口讓他們說,你看,這些反對服貿的人根本搞不清楚狀況,以訛傳訛。

2.  我也不相信占領立法院、行政院靜坐的這些同學沒有法律常識,認為自己的行為不可能被法律追究。大部分人明顯是知道這是有可能被國家機器追究法律責任,但還是願意獻身而去的。因為現場同學曾經多次廣播,要不願意留下來對抗的人離開。他們確實是有點天真,多數人看起來還沒有面對國家機器的準備。所以這次的經驗異常重要(我絕不是希望他們受傷),他們自此而後,將會明白一個硬道理:國家機器沒有仁慈的。

因為同學有人當晚在(鎮暴前因佔領同學的持續廣播有先行離開),所以知道他說得很真。再來,我真的無比認同大多留在當場的人,並沒有心裡準備到國家機器認真的暴力鎮壓。學過暴力鎮壓的H先生在事前跟我說,一定會這樣的阿,警棍打了可能會骨折、水柱沖到會內傷,要怎麼擠跟打得技巧。 但是,我和他們一樣,以為手無寸鐵、不合作地躺在地下,頂多就是被抬離被沖水,沒有人準備被棒棍打頭。 整個過程最讓人可以說接近暴力(但其實也沒傷到人,但確實不合法)的,也只有進去行政院的那個moment而已。 關於破壞公物跟吃太陽餅屏東蛋糕(噗哧。但這種事情發生以後,你竟然計較這個!!???? 這個很重要嗎??? 即使是順帶一題都顯示腦袋空空),激憤的同學有可能,但後來加工我想也一定少不了。  這晚的事情,我真的很難過,我覺得原來台灣這麼多年的民主還是假的,只是現在的執政黨很聰明,滿口仁義道德地玩著潛規則,這樣,用暴力、用抹黑,跟那些我們不齒或可憐的獨裁政權,看起來漂亮些但骨子裡卻是一樣的。

 

3. 回首那一夜,現場的暴力有好幾種可能性。一是領導者下令時已要求絕不手下留情,二是停休被調動而來,及長期駐守的警察因疲累而情緒失控,三是個人行為(既然有警察與黑道掛勾,當然有可能警察本身行為就像黑道;民眾多了一定也有會挑釁者、武力傷害警察的人)。我寧願這是後兩者,因為如果是第一項的話,那真是太悲傷了。何況從事後的所有證據來看,現場靜坐者幾乎沒有武力反抗。

整體來說我不怪警察,因為這只是他們的工作,不管今天上面是哪一黨哪一個人,叫他們鎮壓他們就必須去。

這段分析很實在。有警察的因素,有上面的因素,也有民眾的因素。
只談第三點的話,一定會有出現比較激動的民眾,但是如同文中說得,事後看來都是一些和平抗議的不合作運動,以及我到立法院現場靜坐,天呀大家超級乖巧有制度有公民素養,看起來都是青春稚氣未脫的好學生臉孔。 需要這樣大力打嗎? 我想警察僵持了多日情緒也被擠到了邊緣,但總相信一定有放手去做還是挑撥的話語,雖然這個相信讓我很難過 

 

4. 我也希望「贊成服貿」的學生,有機會一定要到街頭一趟。花費再多金錢,你到哈佛、普林斯頓、柏克萊、劍橋都無法為你重現這樣一堂街頭課程。走進理念和你完全不同的人群裡,去傾聽、去認識,如果你夠勇敢,找個安全的舞台去辯論。就像反對者面對質疑他們的聲浪時,他們也在裝備自己的思想武器一樣。你會覺得全身起雞皮疙瘩,那就是一種知識與經驗正在激烈衝突的感官力量。只要這是一群你能尊重的群眾,你的堅持也會獲得尊重。

回到那晚的經驗上。國家機器運作之前,我看到空曠的街道上,一對年輕男女正在拍照。不遠處鎮暴水車正在聚集,許久沒有休息,至少已數小時站得直挺挺的鎮暴警察情緒正在累積。而遠方明亮的辦公室裡,主政者已然下令。我至今仍然不知道天真面對人生是否是件好事?但你們都已經知道,天真面對國家機器的危險性。再說一次,國家機器沒有仁慈的。

 

 

昨天03/25我人在立法院,總統馬英九(他不配當台灣的總統btw)宣佈在不預設任何前提下,邀學生代表到總統府,就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議題對話。

而這是學生代表們發表的談話,學生回應總統記者會逐字稿l
老實說在看到這篇之前,我感謝他們讓我們有這個機會反服貿(不然早就黑箱順順過了),覺得他們辛苦(街頭跟立院哪裡有家裡舒服),支持他們,如此而已,
但看到這篇我更加佩服他們,頭腦很清楚,謝謝你們。 謝謝台灣願意關心這個議題的人。

 2014/03/26  快訊/張慶忠「30秒硬闖服貿」無效 審查報告已被退回 

但是我只能說還遠遠不到可以高興的時候,有進展對大家是個鼓勵,
我擔心的是,萬一又是個摸摸頭、給點甜頭讓你高興的舉動而已,
那之後,太陽花學運(不是香蕉學運歐啾咪)何去何從。

當天有個激動的小女生(其實也就大學生拉)發表的一段頗有種的談話,但我想最重要的是他點出了快要期中考大家遲早必須回去考試,只在這邊靜坐有什麼用。
台灣大多都還是很乖的學生,上課唸書才是人生的教育深深刻劃在骨子裡,
這個學運有沒有讓大家體認到他重要到甚至少考了一次試人生也不會怎樣,是個很大的問號。

也有看到報紙說有個大一同學覺得這樣影響了大家,應該還是要好好上課之類,
我真的很想說孩子你傻傻的,現在你的同儕學長姐爭取的,是你自己跟你的孩子們的未來,
這幾天甚至這學期少上一點課真的沒怎樣。

我想到余光中一本散文,那本紀錄了他很多青春的歲月,
就是一段在戰火中不斷遷徙的顛沛流離,
但在這樣的環境裡,後撤到大後方的聯合大學卻有股自主積極的學期風氣,
余光中自己也自修了很多很多的書,
一個人有心有興趣要念,自然會投入很多,這些學得的比在課堂上聽講得要深刻,
因為台灣教育習慣坐在下面聽講,才會這樣自然而然的沒上課好像大家就覺得做了什麼壞事。

談到罷課,不得不分享一個笑話:抗議罷課 中山社會系:多數是假家長[ 2014-03-26 00:23 ]
............真的是很好笑耶你們。

到底是為了減少一點煙硝味、還是在搞笑之餘另有詭計呢...
鹿茸、太陽餅(外加屏東蛋糕)、跟香蕉丘毅,真的很好笑耶.............

 

 

330的太陽花學運遊行,真的很讓人為台灣下一代驕傲。


20140330  

 

這篇文章寫得很好。
我也很喜歡控姐寫得這一段:

這如果在古代,已經揭竿起義了吧。馬政府應該要感謝他們正在摧毀的民主機制,是這種民主教養出這一群有民主素養的人民,因此只有遊行抗議,只有鏗鏘訴求,離開的時候甚至還幫忙收垃圾。以前我總以為台灣人溫柔過頭,到了軟弱的地步,但是現在我覺得台灣的新生代已經和我們(或我們的上一代)不同了,他們雖然也承襲了溫柔的特質,但是他們也學會了不平則鳴。相較於我父母那一代的惴惴不安(應該是還受白色恐怖的回憶威脅吧),我們這一代的過度安逸,下一代已經開始長出翅膀,發出聲音了。

以後會如何不知道,但是現在是美好的。
別人會怎麼做不知道,但是現在我們做了該做的。
對或錯不知道,歷史會留下記號,也會給出公正的回答。
即使日後有心人故意抹去這一切,但是就像我們找出過去的歷史一樣,它也終究是會冒出頭的。

 

我們這一代很有幸地,在相對穩定的社會環境中成長,大多人爸媽就是普通的市井小民,胼手胝足地努力就是為了讓下一代有更好的未來。
從小到大說實在還真是沒吃過苦,不是那種可以公主王子式地想要有什麼最新潮的玩具、好吃的糖果就可以得到(是說,我認為讓小孩與取與求的態度會毀了小孩),
但一直都是吃飽喝足穿暖暖,要唸書就可以唸書,還上了很多才藝班。

這聽起來就像是個現代很正常該有的樣子,
但其實,在身邊多注意一下,就知道有多少人不是想要繼續求學家裡就可以允許的......
社會的角落我接觸的也不多,但我知道,他們在。

從小在學校學會的,除了美好的那一些,我總是很記得大大大小應付高層或政府的口號或行為,例如為了評鑑。
然後這個社會漸漸地捨棄了風骨、正義、公平.......,那些在課堂上教導我們每個公民該擁有的東西,
他們在一次次地選舉跟收賄交易中學習,
漸漸地,
他們連假裝的意圖都沒有了,
用著教育交給他們的流利的口才說著虛無縹緲的話語,
裝著大義凜然,好像就足夠了。

台灣在過去這十幾年間,大眾對政治的關心被磨滅幾乎殆盡,
這種時候我總是要罵民進黨,
他們的選舉操作根本可以當成全世界政客的學習對象,很會製造話題,
就因為這樣,
台灣就變成了只有藍跟綠兩個顏色,
很煩人,大家就對政治大多剩下這個感覺。

然而,新生的芽冒出來了。
他們擁有這個世界該是怎樣公平正義的模樣,發現這個世界卻不照那樣的規矩走,
他們不像我們的過往,害怕嫌棄政治或是死心冷漠,
他們站出來,為了我們過往只會習慣在茶餘飯後嘆氣的亂象努力。

 

...對於現在的政府,失望憤怒這樣的詞彙實在太輕微,
太陽花給我了對於燦爛未來的一點點期待,
多麼希望他能夠持續燦爛而後結果。

330的高度自治公民集會讓人很感動,但這感動只是中繼站,大家繼續加油。

 

btw我真的很唾棄中天新聞,
記者也是普通老百姓吧,怎麼可以無良到這個地步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有個新聞說中天的女記者在現場轉播,因為後面群眾一直大聲抗議而後含淚離開,
我看到這段新聞擷取(?)

「我覺得,我們欠她一個安慰。」一名在現場目擊當天事情經過的網友表示,其實大家都知道很多事跟記者無關,
《中天新聞》31日下午政論節目特別將這件事拿出來討論,質疑「干擾記者、謾罵媒體,民主變成學生說了算?」

倒是很想問問記者,
什麼時候,為虎做猖片面擷取假造新聞扭曲社會觀感,是新聞的職責?
難道,民主是你們說得算?

 

0331

網路上新聞一直謠傳黑道白狼(現在是什麼中華統一促進黨這類的,真的這麼喜歡大陸當初幹麼不留在那邊就好阿)大力支持服貿,明天要帶人衝立法院,
所以現在政府是白的不行(因為警察打學生會被輿論罵),就派黑道出場!??

這年頭,黑道也掛勾的太高層,也太利益薰心了。
是說,他們其實就跟那些大財團一樣,只是賺的是另一面的錢。

現在其實政府在服貿本身,還有通關方面的合理合法或是好處已經沒辦法呼隴下去,
所以進來都是黑函滿天飛,許許多多模糊焦點的小新聞。

....大家堅持,我們要的是公開公正不會傷及台灣民主以及基層經濟的貿易條文。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