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一些突然在腦子裡出現的話。毫無邏輯組合的一篇。

 

下午,微風徐徐,安靜地打睏著的街道。
隔壁房間的電視聲音隱隱地傳過來,笑著喧鬧著。

然後感覺某種不舒服的情感在體內自顧自脹大,一步步侵佔身體,無可名狀。

忍耐著,或許已經習慣了,
安靜地感受一吋吋地被侵蝕,
安慰道,它會走或是總會習慣的。

 

人是適應力這麼強的一種生物,
無論怎樣的困難總是會找到適合的方式去灑脫,
再不濟就被時間推著走吧,
日子一天一天過,情緒也會一天一天淡。

 

誰說過,可以處理的就不是煩惱,不能處理的煩惱也沒用。

 

需要新鮮。需要刺激。需要憧憬。需要微笑。需要肯定。
we need to be needed, dont we? 

 

沈靜的時候身邊的聲音都被放大。
喧鬧的寂靜就這樣吞噬掉了一個人。 

 

有時候,像是還很小很小的時候,害怕會失去爸爸媽媽,
想像著某一天,很久很久以後的一天,失去了那麼摯愛的人,
認真地去體會想像,
心中的那種空洞,
像是黑洞一樣吞噬了幼小的我。

 

而有時候寂寞、無助這樣的情感亦是如此,
當我意識到,
之後的路全是 on my own的時候,
有些時刻感覺刺激興奮,另外一些時刻則是被未知這個怪獸嚇住了。 

 

然後長大。
失去還是一個學習中的課題,
分離的時刻並不是不讓人害怕了,
只是我們逃避著或是麻醉了。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