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總喜歡男人在迷迷糊糊睡夢中,發現臂彎中沒有妳,手勾來勾去直到抱著你,才又繼續睡去。
第二天醒來的他不記得這樣的小片段,卻在你心底留了痕跡。





身上留著男人愛過的痕跡,還沒清洗。
觸感還能記得,但情感但味道,已經想不起。



男人擁著你入睡,在以為你睡著以後,悄悄地拿開手,悄悄地離開。

妳知道,他不愛。
就算他說
i do love u



妳不知道為何他要說這些,問了,他就蠻橫地說那就算了當他沒說過。



對話中妳偶會懷疑是不是自己硬要說清楚毀壞了殘存的溫柔
將朦朧的曖昧飄渺的浪漫殺死了
但這樣的溫柔只是假象、這樣的愛不負責任不是嗎 
當他的身邊已經有著另一個人的時候,而他也選擇她的時候
其它的愛都不是真實

如果不能接受 有著輕鬆曖昧的"朋友"以外的相處模式
那麼,也只好當陌路人了。



「滿懷憂傷卻流不出淚 極度的疲憊卻不能入睡」
沒有情緒,沒有眼淚。
有時候還有點不甘心。不甘心他,不甘心她。

可是人總要學過放過自己讓自己好過。
在意那些又能夠得到些什麼。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