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很瑣碎的一篇。

翻到舊日記,以前比較會寫"感覺",跟形而上的想法。

 

 

 

* 愛情也是一種「我思故我在」。
不管一個人的愛情有多深多真,
另一個人不相信,那麼這份愛情對於這個人來說,就不存在。

 

 

 

* 如果人與人之間的牽絆只是基於對過去美好的依戀以及禮貌的維持,這還算是份「感情」嗎?

 

 

 

* 吞多而吐少。
對他的感情在心理糾結纏繞痛苦掙扎,人卻很沉默。

像是飛蛾撲火般。
蛾是不得不、飛膽要飛往光源去的,一旦飛入火中只有毀滅這個結局。
但你能阻止一隻蛾停止這個看似愚蠢、不符合自身及群體利益的行為嗎?

 

就算能,這隻蛾會快樂嗎?  它還是一隻蛾嗎?

 

 

 

* 不知道為什麼,
當一個女人說她不再愛著舊情人的時候,更甚者,也不恨了的時候,
我總覺得是在逞強,有故作瀟灑的味道。

 

然而一樣的話從男人口中說出,就覺得一點也不免強,近於理所當然。

 

大概是,覺得女人念舊而男人薄倖,都是常態吧。 

 

 

 

**** 其實我是看到這篇日記才想發文,
剛看到時突然有點想笑,以前真的很理智冷漠,
很多不懂的情感,現在終於懂了,但還真希望自己從來沒懂過。****

 

2008/11/23

 

李亞的「給義大利的分手信」,好看。
書是用借的,但我想要再去買。 她文字中的情調我喜歡。

 

 

 

但,我還是一直無法真正體會,為愛情流淚徹夜難眠的理由。

 

半年,李亞那個在義大利學校認識交往了半年的男孩子,他回到了自己的國家以後就再也沒有消息。
之後,消沉的李亞放逐自己在一個小港都,隨著城市的韻律步調療傷。 

 

半年,用來看別人的感情總覺得好短。
才六個月,能了解另一個人多少呢?
除去曖昧、新鮮、甜蜜、害羞客套的時間,也許連磨合都還沒開始。

 

這麼短的時間,就竟能在心中將一個人的存在鏤刻的多深呢?
在心中那個人的身影,究竟有幾分是真實的他?

 

然而將同樣的時間放在自己身上,總是忍不住拿放大鏡再三檢視,聽過說過的話再三咀嚼,滋味從酸甜到苦澀,像是,像是把世界搬到耳邊,什麼聲音都放大到無法忍受。

 

我也許不太懂得痛,除非誰將潛藏在腦海裡連自己也不太清楚的情緒明明白白地說出來。

 

要不然,大概我看見一把刀插在身上,也只會默默地把血擦掉,換掉髒了的衣服,然後繼續一切生活的日常。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該狠就要狠的團長大人
  • 真的必要的時候我會幫你拔掉刀的....我偶爾會相信看見泉湧的血柱的時候人會醒過來.若非.那不如乾乾脆脆死了比較痛快.也好過看你自己凌遲自己還自以為浪漫.

    版主回覆:(05/02/2012 04:40:40 PM)


    哈。這篇都是2008寫的
  • yin
  • 吶.......記得應該是在泰戈爾的詩中曾經看到的
    “理智是一把雙刃刀 傷了別人同時也傷了自己”
    我覺得在貼切不過了
    猜你也有同樣的感受(經驗)?

    版主回覆:(05/11/2012 03:27:31 PM)


    我不知道....有時候是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