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離別是,一件遲早會習慣的事情。

為分離而哭,有兩次較深的印象。
一次是小時候參加的一天還兩天一夜的佛堂露營,好溫柔好貼心的大姊姊,讓我回家不捨了一夜,因為知道說有機會再見只是說說罷了。再來是在小學畢業典禮上,意外掉落的淚滴,我想大概是一時氣氛癱瘓了淚腺控制的功能。

 

 

 

後來,一直到現在也會持續到未來的,相遇、習慣、熟稔、分離,持續重複的戲碼。
也只是讓這些畫面默默來,悄悄走。

 

 

 

似乎不再曾因此感傷。 愛情亦然。

 

 

 

搬進一個地方,又離開一個地方。
其實沒有想過會不會在離別當下不捨悵然,或是在離開後懷念。
常常我懷念,僅僅是因為「懷念」本身帶給我的樂趣、失落、或是折磨。

 

 

 

對於分離我自有一番論調。
會聯絡的人,真心就會繼續聯絡下去;感情不好的人,分開了也不甚可惜。
而地方,就只是地點、一個水泥盒子。

 

 

 

有時甚至沾沾自喜於薄情與薄弱的記憶能力。
約莫是,這樣的情緒傷不到人。 以為這樣就堅強了。

 

 

 

不管如何,日子終究會自顧自一天一天的過。
不管是想逃離、或是想挽回什麼。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