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七月初,又是懷"那個很老的梗"念的時候。
離開辯論社越久,越是無法了解以前辯論社的生態、不了解為什麼以前可以忍受那些。

七月到了,又是辯論社最重視的金陵盃準備時候,然後在已經改變很多的現在,看那些很遠的事情實在很奇妙。離我上一次打比賽,已經是遙遠的四年半以前,因為我沒有去打我們那屆最後的比賽-金陵盃。那時候我已經受夠了吧,對於那些在背後的心機、閒言閒語覺得累了,對那些所謂的傳統覺得累了。

對於那些學長姐,說討厭的話我以前可以講很多(現在或許終於給我講完了沒有新鮮的可以說了,呵),但是很多人我也有深深地感動。我是個念舊的人,那樣的感觸我不會忘記,所以我到現在還有一些默默的堅持。但是這個世界已經變很多了,完全無法掌握,很多人也就這樣默默沒有再聯繫。

就連以前那個封閉的社團、嚴厲的指導學姐也都變了,現在的他們沒有那麼多學長姐的關懷也許是好事情,這樣他們就可以用自己的嘴巴說出自己絞盡腦汁想出的話,也少了那些所謂的”心靈talk”,少了那些傳統的壓力。學姐開始笑呵呵,雖然還是很愛碎碎念、愛關心、愛打電話報告自己生活,可是已經不像以前那樣帶論點、什麼事情都盯著然後大發脾氣了。

今年有時間也會回去,不過應該不會有實質上的作用,畢竟上次打比賽都已經四年半前了(恐怖的數字)。應該也是最後一次了,現在當選手的,可是一個名字都叫不出來的呢。

希望他們繼續加油,能夠真的在那社團裡面帶走些美好的回憶。

恩,這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老人發言。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