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有些感動,在新的一年的開始,也希望自己可以多多珍惜回應那些關心自己的人......,也許,寫封信。


寫一封信給失聯的你]

...被我刪了一段...

MySpace上面有個美國大學生,寫了一個自動隨機邀請別人加入自己朋友清單的程式,結果他連結上兩萬多個用戶,通通都是加入名單的『朋友』,在美國很多中學生之間,甚至以自己MySpace上朋友的數量,來取決受歡迎的程度,我就親耳聽過一個十六歲的女生,很自豪的說:

『我是不跟清單上朋友少於4,000人的傢伙交朋友的,因為那些人都是孤僻的怪胎!』

然而這個世界上,誰真的有四千個好朋友?

人生在世數十載,誰需要四千個朋友?
 
我成長在一個相信如果一輩子能交到一兩個知心好友,就是極為幸運的時代,小時候看著父母,不時互相到幾十年的好朋友家走動,對於成人世界如此成熟的友誼充滿了羨慕,也暗許希望自己將來能有幾個那樣的知己。

朋友或許來來去去,但是我的電話本裡到現在還有我幼稚園的同學Sheryl,MSN聯絡人裡有著小學一年級的班長Patricia,各自經歷不同生命階段的朋友,雖然隨著長大,人生裡『自然而便利』的交集越來越少,但是這不就是純金般友誼的試練嗎? 在困難重重中保持聯絡,努力尋找生命重疊處,最後經得起考驗的,才是真正一輩子的朋友,如果只是為了收集令人驚歎的友人名單,讓其他人感覺到自己的渺小,那跟到處要陌生人名片的推銷員又有什麼兩樣呢?

越是什麼都用網路的時代,越要用心栽培友誼。

一個週末交兩百個朋友,在網路時代絕非難事,我的記者朋友意外地親身經驗了高科技時代友誼的廉價與膚淺。

上一次我們用紙筆寫信,貼上郵票,寄給某個失聯的老朋友是什麼時候?
上回逢年過節收到親手製作的賀卡,或是手寫的信封,又是多久以前的事?

聽了我朋友的故事以後,開始相信如果世界上每個人,每一天都能撥出五分鐘,用手寫一封信,貼上郵票寄給一位長久思念的朋友,或是打一通電話,給一位很多年沒有聯繫過的老師,長輩,鄰居,昔日的同事,這個世界一定會變得比較美好。

記得自己少年的時候,每到了年底,就會一一寫賀年卡給曾經教我的每位級任導師,雖然從來沒有得到回音,一年一年過去,我還是繼續不斷的寫,但是我越來越想知道,爲什麼當老師的,從來不回信給每年努力寄卡片給他們的學生?當自尊心傷害累積到無法忍受的那一年起,我終於停止了這個習慣。

當時不太明白,但是現在成熟一些了,知道原來即使為人師表,也不過是在現代快速的生活中,不用心栽培人與人之間珍貴情誼的受害者啊!

唯一的例外,是高中的國文老師魏永義,他在年餘八旬時還親手給我寫過信,親筆題字在出版的國畫冊上,不時寄給早已離鄉背井的我,給那在校時並沒有特別情分的我,每次看到信封上飛揚不屬於這個時代的字跡,都同時升起溫暖而愧疚的複雜感覺。

應該沒那麼難吧? 每天停下來五分鐘,五分鐘就好,把這時間留給從前,用一封信或一通電話,找回一個朋友,帶給舊識一點驚喜,或許是網路交友猶如老鼠會的時代裡,最最真實的幸福片刻也說不定。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