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人的小故事。

我有一對朋友,是叫做派蒂和約翰的大胖子老夫婦,他們曾經告訴我這樣一個故事: 我們來自康乃狄克州,住在一片沼澤地的保護區旁邊,每年到了春天的時候,野燕子都會飛來,到了秋末的時候,他們又全部回到南方,其中有些野雁子,特別喜歡降落在我家後院的池塘裡,我們注意到其中有一隻體型特別大的野雁子,每年都來我們家,而且總會到客廳門口探頭探腦地,見到人也絲毫不怕生,還會很溫柔地從我小孫子們手上,將食物啄起來吃,因為牠走路的樣子特別大搖大擺,因此孩子們就餵牠取了個名字,叫做哈洛。

不知不覺每年季節快到了的時候,我們全家人就引頸盼望哈洛的出現,牠的造訪彷彿成了我們一家的盛事,幾個成家的兒女們,周末也都會帶著孩子回到家裡,就為了能夠看看哈洛。時間久了,哈洛很有靈性,幾乎就像是我們家的一份子了。轉眼十六年了,孫子們也逐漸長大,離家去外地上大學,甚至成家結婚了,但是每年到了復活節前後,他們就會忍不住打電話回來,問問今年哈洛有沒有準時回「家」。

但是從三年前開始,我們發現哈洛已經變得很老了,勉強從南方飛來我們家後院後,就沒有離開過,等天氣逐漸變冷,牠的同伴都離開了,哈洛還孤零零地留在我們家後院,於是我們知道這是哈洛需要我們的時候了。我們請在後院築了一個避寒的窩,並也買特別給老年鳥吃的,容易消化的特殊飼料。哈洛胃口奇佳,每年光是鳥食費用就要美金兩三千元,我們夫婦倆每次要出遠門旅行,還要特地附錢請人來家裡定時餵哈洛。

但是我們也老逐漸老了,老到照顧大院子成為體力上很大的負擔,因此我們決定將房子賣掉,換到退休公務裡去住,但是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哈洛。因此在買賣契約上,我們加上一條,那就是無論誰買了我們的房子,一定要照顧老哈洛,直到他壽終正寢,這其間的飼料費用,我們都會負擔。而就在今天,我收到兒子寄給我的e-mail,說是賣房子的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了,協議書也幫我們簽了,所以一結束這趟遊輪,我們就得搬家,希望房子的新主人也能就像我們這樣,將心比心,好好照顧哈洛,雖然牠只是一隻野鳥,但是每天晚上我們入睡前,一定也都會幫她祈禱。

這就是野雁子哈洛的故事。這個故事讓我體會到,原來最好聽的故事,可能不是什麼精采的劇情,而是能夠聽到人最純粹與善良的那面,就像童話故事一樣,那麼即使是家常瑣事,也是動人的。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看完第二段接第三段的時候,自己就先想了結局:
    鳥老不能飛了。人老無法養了,到最後才發現自己當初不該養它太久,以致於鳥依賴人,飛都飛不動,連個妻小都沒有,孤單寡鳥終其一生,雖然很飽。

    版主回覆:(09/19/2009 10:53:48 AM)


    我覺得這樣也滿有道理的
    人對動物的愛,有時候是禁錮,不是自由
    但有時候也會覺得被寵愛的動物很幸福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