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196  

一直以來都感覺自己像是植物一般。

強烈地需要溫暖的陽光與流動的空氣。
因此鴿子籠的台北小套房生活會強烈地使我窒息,在沒有窗沒有光卻依然一個月一萬塊的水泥牢籠裡,無法存活。

需要不定時地曬曬太陽,行行光合作用,產生一些營養,吐出一些汙濁。

還需要定期地補充肥料,因此不時到圖書館一疊一疊地書搬回家,你知道養分是要均勻攝取的,
因此我總是會拿幾本塗鴉的、幾本小說、幾本文學,回家後交錯地閱讀,常常是先消耗快速吸收的,再慢慢地品嘗需要沉澱心情的那些文字。

最近想念起了宋詞。
參差錯落的文字,特有的淺捲呢喃又或者是狂放不羈、瀟灑豪志,
令人玩味再三。

最最喜歡的是蘇東坡與李清照。
說起來李姓真是中國文學的美好姓氏,李白、李後主、李清照;李商隱,都是燦爛奪目。

 

放著正事不做老是想著偷閒發懶。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