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下載  

覺得,這個世界大多事情都是呈現灰色的,
巨觀之下常沒有絕對的是非。

所謂的歷史,本來就是贏家所決定。
但是教育,所謂學者,則應盡力去呈現「事實」、「真相」給看的人。

對我而言,
大力讚賞日治時期的建設或是治安,「懷念」那個時代是很奇怪的事情,
因為那個時期的日本統治者,武力鎮壓、歧視.....等等的作為是不可接受的,
但同時我也認同日本人一絲不苟的做事態度,的確為台灣的許多建設立下良好的基礎。

好與壞,是同時並存的。
白與黑,最後多是朦朧的灰。

因此課本該呈現的,是各種純粹的顏色,
讓讀的人自由地去吸收。

這次微調課綱常被反對這次抗議拿來斷章取義的,
是微調課綱寫「慰安婦是被強迫的」這句話,
我個人其實滿贊同這句話,因為我認為她們被迫的,不管是生理上還是現實逼迫都一樣,
但我也認同反對的覺得,不該有情緒性字眼直接灌輸的這個理念。

所以反對微調課綱的人,針對「忽略日治時期的建設」以及「對慰安婦這段歷史敘述」的質疑,
以及反對學生這樣主張的人,
大家在這個議題上都陷入了泥淖,用放大鏡檢視一個點卻忘了大局,
(其實我覺得這更是反對這些抗議民眾的錯誤,因為陷入舉例的挑錯是最無助於討論的)。

重點還是該回歸於,這次微調課綱整個程序跟成員的不合法、不公開、不專業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