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人總是實際,再也不有那麼多感觸,為什麼彷彿傷痛都只是流水流過,
以前總是這麼疑惑。

越是長大越是明白,這樣自然而然成就的自衛模式。

不懂得忘懷,做不到放下,
只是折麼著自己,
困在原地無法前進。

只是,在學會輕易遺忘會讓自己傷痛的人事物以後,
好像也捨棄了很多感動,失去了一些自己的碎片。

看見個性超可愛美好的朋友再度找到願意牽手的人,
真的很為她高興,
以前總是偷偷地在擔心,
而自己不像她在當時我傷心時能當一個溫暖的值得依靠的傾訴場所。

但是又很感慨,
為了她,為了自己,
曾經單純彷彿時光漫漫以為時間會延續長久的,學生時期的愛戀,輕易地煙消雲散。

其實偶而再想到過去,
只會感謝對方給我自由,慶幸新生活的開始,過著比以前豐富許多的生活,
而不是因為長久的習慣與依戀不知不覺間妥協了那些自己原本想要做的事情。
而她而我,也讓我再度感覺我們的職業,有個相同職業的伴侶真的是很不錯,
感覺在計劃未來時,溝通比較能夠互相了解,也懂得那些辛苦與抱怨。

即使是慶幸那個人已經是回憶,
但終究是自己的青春,最是可以慢慢地深深地認識一個人,膩在一起的時光。

也許歸咎到底,
感嘆的對象是再也不能擁有的那些純粹直接的情感表現了吧,
愛情再來,終究也是不一樣的姿態了。

即使幸福。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