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一個月路障廢材的急診見習。
像是看著一齣齣不小心轉台看到,卻又被轉走不知道結局的片段。

是很多小片段引起的落落長碎念感想文。

在想要打這篇文章之時,
其實我第一想到的,是一線醫療人員在網路上、在每一個急診言語或肢體暴力發生時、在每次急診壅塞之時,
會大聲呼籲的:急診是救急症而不是救時間急的人,
真是感覺大家自己就在喊爽的(請原諒我的粗魯),
因為醫院跟政府的規範(?),急診病人依照危急程度分級就有相對應的需要再多短時間內處理的時間,
在國外,如果是非急病的四五級的就診,沒有危及生命,即使醫生有空,也還是會把人放著一整晚不去處理,
但在台灣當然不可能,就算醫生在忙著救別的病人的命,也還是會被明明沒怎樣的病人抓住覺得自己需要先被關注。

台灣醫療真的太便宜的關係?還是民眾的觀念不好?
昨天吃藥沒好今天就再來看明天再去掛急診,真的是很微妙,
說實在很多疾病一旦進入病程,就是會需要跑完,藥物頂多是幫忙壓制症狀(例如感冒)。

 

抱怨完畢。
在急診一齣齣真實的鬧劇悲劇裡,
不免讓人思索人生,珍惜自己身邊的人,
畢竟誰也不知道,明天跟意外到底哪個會先到。
(做保險的朋友說,看到我臉書說這句還以為是保險文XD)。

 

有天緊急送來了兩個外傷病人,因為換工廠的硫酸管線,管線鬆脫,噴的全身都是,
我們看到人的時候正在急診室外緊急用水大量沖洗,
當時兩位病患衣服都被溶掉了,皮膚也都大片大片曝露出肌肉,護理師忙著不斷地沖水,病患全身顫抖著無法說話。

有個病人,應該當時是站在前方的,滿臉都被噴到,眼睛兩眼都灼傷,雙手也是,
護理師每隔一陣子就會用生理食鹽水灌洗,但我們都清楚,這雙眼睛是就不會來了,
現在灼傷的雙手,在開始結痂以後,雙手就會開始沾粘僵硬,
先是痛苦的換藥期,再來是更漫長也痛苦的復健期,再來是更是漫長的不知如何走向的生活。

早晨或許在忙亂中出門,老婆叨叨絮絮著念著生活的瑣事,
一般哼哼哈哈打混過去,一邊叫小孩手腳快一點趕快吃早餐上學去,
誰曾經認真想過,今天的出門會在醫院結束,
通常這樣的家庭,男人都是經濟支柱,真不知道他們兩位的家庭,後續艱辛的生活該何以為繼。

這件事讓我更印象深刻的是台灣工安的輕忽寬鬆,
換這樣腐蝕性液體的工人,完完全全沒有任何防護,
就是一般的polo上衣牛仔褲,當然也沒有防護眼鏡,更不要說防護衣了。

而,事發當時,所有人也沒有想到沖脫泡蓋送,
像這種腐蝕性液體的意外,沒有第二句話,就是先大量大量大量的沖水就對了,
這時候也顧不得水到底有沒有細菌,要先能活先把傷口面積跟深度控制住才是重點。

一般人不懂,那就算了,(但學校都有教我記得),
在這個危險行業的人,看起來顯然也都沒有相關的急救注意知識。
真是讓人很心痛的事實。

其實看一般的建築工地也就知道了,雇主對於勞工,勞工對於自身的安全是多麽輕忽,
大家都依賴著經驗而行,或許都心底深處都覺得意外不會在自己身上。

這幾年是比我小時候好多了,但也還是很多令人驚駭的工安意外。
例如台中捷運的大水泥塊(忘記這個專有名詞)在尖峰時段施工,砸下壓死了路過的一個路過的駕駛,七名施工人員,
在這之後幾個月,有個比較小的新聞,又是台中捷運施工,死了施工的人員。
顯然在工安的方面,在新聞事件過後,工安的輕忽依舊。

 

小葉子

 

急診很多時候,其實就是社會問題的縮影。
短短一個月內,就已經看到好些熟面孔,
拖著慢性疾病到好嚴重了,
但每次都是很痛的時候來處理一下,就說沒錢然後就走了,
有個阿姨總是渾身髒兮兮,帶著大包小包,全身黃疸嚴重,連眼白也都是黃色的,腹水鼓脹的大如懷胎九月,
每次都來躺躺打打點滴就回去了,常常連拿藥也沒,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來做什麼的,心安嗎?

 

小葉子

 

我們幾個人討論很多次,但總是沒什麼特別結論,
對於生老病死的大事,也許很少人會有什麼好結論吧。

例如有個阿公,因為車禍入院,照了X光發現肋骨稍微骨折,
但同時也發現右上肺有很明顯大片的陰影,再做斷層,基本上大略可以推測是惡性的,
醫生去跟阿公通知,說你兒女有沒有住在這邊可以過來的,
阿公一臉茫然,不知如何是好。

於是我們私下談起了,
這究竟是幸或不幸呢?
一般可能第一想法是覺得幸好意外發現了,
但因為阿公年紀也八十多頗年長,
若是沒有這場車禍,一直不知道還可以開開心心地過日子,到最後知道到離去的日子就不會太長,
若是詳細檢查下來,無法做進一步治療
(就算還沒擴散可以手術,阿公年紀這麼大,後續的風險也比一般人高,
更不用說其實阿公在肝跟淋巴似乎都有發現了......),
發現了,總會經歷好長一段害怕失措的心情,頓時家中一片慌亂,
化療放療又常有很多副作用很折磨,
其實常常也不是敗在癌細胞手下,而是治療過程的副作用讓整體抵抗力變很弱,在其他感染或衰竭下離開。

關於癌症治療,一般民眾的希望跟治療的先後順序總是不一樣。

大家都很害怕開刀(咪兔),
但在癌症這方面,可以開刀,反而代表病情比較輕,
因為這就表示癌細胞的生長還侷限在這個地方,所以醫生覺得可以切掉這邊,剷除大部分的細胞。

再來避免有漏網之魚,再輔助放療,或是相對治療(跟破壞)都比較全身的化療。

若開刀、放療、化療都行不通,最後的方法就是吃標靶藥。

當然也有多種併行,或是看癌症對於哪種治療反應特別好優先使用的狀況。

 

小葉子

 

想到再補充。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聃
  • 我妹從澳洲回來的那一天,在路上看到某棟建築的門口正在施工,工人們都只穿著T恤牛仔褲甚至拖鞋;雖然只是簡單的舖設水泥工作。但她說這在澳洲是不可能出現的畫面,無論做多小的工程,施工者一定會穿上施工背心與工作褲、工作靴,這是規定,而工作者也習慣了。
    台灣這一點可以說是比較隨性,但對勞動工作者真的很沒保障呀。
  • 我記得多年前去北海道在某個荒郊野外(旁邊只有無盡的草原還有牛),在施工鋪柏油的工人,全部的人都很嚴肅的態度在默默工作,背心帽子也都有穿戴,認真地再用工具再把新鋪的柏油邊緣弄平。 當下真的是很尊敬他們那樣的施工品質跟態度。

    台灣以前沒有什麼工安的概念,覺得就是命的感覺?
    現在慢慢比較有了,反倒是比較有年紀的勸了好像也會說不聽

    人類 於 2016/06/07 18:08 回覆

  • 小聃
  • 但坦白說老一輩的雖然穿戴得很隨性,工作態度卻很務實啊。(咦
  • 那真的是老老一輩了(遠目
    不過也應該說是個人個性跟態度有關
    每個世代都有認真跟草率

    人類 於 2016/06/08 23:25 回覆

  • yin
  • 每每看到來醫院的一些普通病患,或是急診室的一些急重症的病人、甚至是開刀房的,都又會讓我不自覺地想起上一個工作場所太多我不想再有瓜葛的一票人,因為我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這樣思考跟行為的人在過日子,有些人是那種擁有得太多反而完全不知道該珍惜跟感謝。不過也好在已經遠離了!

    回應內文,其實我覺得大概又8-9成左右是因為一般民眾觀念不夠。也許政府應該更大力推廣且落實民眾一般衛生教育及職業特殊安全教育。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