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控制狂寫的真摯的「立頓奶茶」一文,(我只能說會寫的人連這樣的回憶瑣事都寫的好生動好動人)
想到自己對於幼時同伴的一些回憶。

國中之前,自覺是個想很多的那種,
對於人生不可避免的生離死別相當害怕,
害怕父母年邁之後會出現的不便與病痛,
寧願永遠不長大。

有次參加一個數天的一貫教夏令營,
認識一個姊姊,
姊姊很照顧我,兩個人聊天很投機,超喜歡她,
現在依稀記得是個笑容很親切甜美的高中生吧,
回來以後獨自在房間偷哭了一陣,
因為我明白,這樣的萍水相逢再也不見才是最可能的選項。

小學時也是有一群要好的朋友,
大約是四五個,
小學同學都住得不遠,彼此也串門子很多次,
彼此之間也會有小女孩的一些齟齬,
我跟她不好你也不要跟他好,
或是背後抱怨誰誰誰。

現在想來很微妙,
畢業之前,是那樣滿懷壯志(?好像不是這樣說)覺得一定會超捨不得超想念,
畢業之前,對於在頂樓體育館那個狹小又不通風的畢業典禮一點期待也沒有;
但那天卻在滿場嘈雜混亂當中,內心感動的情緒膨脹偷偷化作了淚水,
那天之後,不捨的感覺卻瞬間蒸發,
才明白別離,離開彼此的生活範圍,不過如是。
(因為我上私立國中,其他人全都上地區的公立國中)

當然上國中後還是有電話或是見面聯絡幾次,
不過最後聯絡應該是國中了吧。

 

國中畢業之後,我對於相聚別離就看得滿淡的,
會聯絡就會聯絡,不會就是情淺,
偶而當然也會遇見當下情深緣淺(聊的投機但當時聯絡沒這麼方便無法交情更好久了變淡)的人,
或是氣憤對方的不重視或是不尊重(即使交情不好也是要有基本尊重唄,但跟珍不珍惜交情沒什麼關係,只是禮貌問題),
但,絕大多數彼此都是彼此生命的過客而已。

 

首圖來自這裡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