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生不如死」,小說中的A,畢竟是真正的死了,所以無法再與B有任何聯繫了。
然而真實世界裡的我和一樣同在這城市活得好好的少年時代的好朋友,卻早與我音信斷絕,形同生死陌路。

<朱天心,威尼斯之死>


雖然不是同個城市而是隔著遙遠的海洋,但情形也差不多。

也許過了敢愛敢恨大哭大笑的青春歲月後,
人與人就是一旦曾撕裂過就是無法輕易地拉近距離,
而我也早就累了不想努力,
於是任由對方這樣無消無息不聞不問。

 

我會想起,不斷地。

  

 

如果她真的重視,如果她真的願意,
若無其事地聊起天來那就開開心心地聊吧,如同往日,
但如果她要繼續這樣把她、我、相關的人都屏棄在她進行式的生活中,
那就這樣吧。

 

活著的遺憾本來就很多。

創作者介紹

關於人類

人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